Mr.Curiosity

旅行大概就是最能想明白事的一个身和心都在一起的难得嬉戏了吧。

在只有山和水的时光里,少了外事外物的纷扰,暂且只做自己。斟三碗小米酒,忘三世恩怨仇。走走歇歇,听风看雨,好不快意。

就像古人的隐世,隐而不遂只能避。不是说生活有多坎坷要去避世,而是怡然自得。就且不管登什么四科功名榜,开什么四间蓬莱庄,没有杜康那就豪饮山泉,没有美馔那就大口吃肉。哪有那么多的道理,哪有那么多的哀愁。就静下来,种两棵百日红,生两个顽劣童,游戏人间太匆匆,你啊。

和伟嘉,敏聪一起出去。和三两知己好友出行大概也能怡然自得。一路上从金石玉画到乡野志怪,嘴上滔滔,天南海北。秉烛夜游,良有以也。大概就是这么洒脱快活。伟嘉的执着,心里装着山水,定是要走遍每个角落。敏聪的随性自由,也和伟嘉踏遍千山万水。我大概是不行,少了他们执意登顶的力量和勇气。但也能了然。大概就是开始懂了什么叫有舍有得吧。登顶的一览总山小的风景没能看,那就看遮天蔽日的茂林下的阳光剪影,看暗流溪石。看自己,走过的每个足迹每条路。

凌晨四点爬山的样子又好笑又难忘。吃泡面到处找不到热水最后几经波折蹲在路边吃面,被路人说,“快看他们吃的多开心”的样子也是又气又好笑。数了数,三天两夜大概快几十万步,一百多公里。带回来的特产有脚底三颗水泡,这大概也是很有趣很能让我吹牛逼的事了。

拍的风景就不放了,看了就放在心里。

回来的时候,看到桌子上的原莲在我不在的时候长得更大了。嗯,大二的夏天就要来了。